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放博客

文化评论 英语教育 文革研究

 
 
 

日志

 
 

我们与“韩寒”们到底在争论什么?  

2012-02-11 14:3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与“韩寒”们到底在争论什么?

  张放 

 

我们到底在与“韩寒”们争论什么?其实,说穿了,就是在争论对一个最基本的事情 ——对“常识”的认识。 

什么叫“常识”?百度百科如是说:常识就是“普通的知识;众所周知的知识,一般的知识。一是指与生俱来、毋须特别学习的判断能力,或是众人皆知、无须解释或加以论证的知识;另一意思是指对一个理性的人来说是合理的知识,即‘日常知识’。” 

假如很多人不太认可百度的话,那么,我们再来读一下英语版维基网站引用美国韦氏词典和剑桥英语词典对“常识”下的定义(有点佶屈聱牙,但温习一下没有坏处): 

美国韦氏词典如此说:“常识”就是“sound and prudent judgment based on a simple perception of the situation or facts.”(基于对情形或诸多事实的简单观察所得出的有力而明智的判断。)因此,它equates to the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which most people already have…(这种常识等同于多数人已经拥有的知识与经验。) 

剑桥词典则更深入一步地说:所谓“常识”,就是“the basic level of practical knowledge and judgment that we all need to help us live in a reasonable and safe way.”即,人们以理性和安全方式生活所必需的基本水平上的实用知识与判断。 

而1999年17岁时辍学,七门功课都亮红灯的高一学生,突然抛出《杯中窥人》、《书店》及21万字的长篇小说《三重门》,就是严重背离了上述的基本“常识”。当然,这些作品在一些未成年人眼中,比如后来成为主要粉丝的人眼中,则是能被接受的。但这点不应该影响到作为思维与逻辑方面都十分成熟与稳定的成年人,对1999年才17岁,也就是15岁构思16岁下笔的作者不怎么修改就一气呵成地写就的作品,写出系列文本分析式的文章加以质疑。尤其当发现此作者是个高一辍学生,七门功课都不及格,而作品里反射出来的知识结构太过庞大时,发出质疑声,则更显得是符合常识的。因为至少这种质疑是基于“对情形或诸多事实的简单观察所得出的有力而明智的判断。而且,这种判断等同于多数人已经拥有的知识与经验(…equates to the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which most people already have… .)。 

但显然,这种质疑遭到了对方的全力反扑。但幸运的是,全社会有多数人具有基本常识,这个社会并没有病入膏肓。所以,当我们那些文本分析式的质疑文章,开始在全社会发酵后,一次推倒人造偶像的过程也就此展开。 

其实,最让人感到滑稽也深刻理解的是,这位16岁写出知识含量巨大的《三重门》天才作家的频频出手应对。只是这种应对过程:他的一次次反一般“常识”的、反一般中国现代历史“常识”的、反一般社会“常识”的应对,一次再一次地印证了我们当初的判断:《三重门》的作者绝对不是此人。读到此的人们,应该脑海中出现的镜头是这样的:此人在土豆网接受采访时,信誓旦旦,言之凿凿地将一个文革中叱咤风云的四人帮要员之一姚文元,穿越到延安整风运动时期里去;之后写出“对自己犯下的错误和反思”等病句;“15000多天乘365天=30岁”,以及把美国驻华大使馆,给直接搬迁到四川成都,使成都的那个领事馆升级为大使馆;等等。 

这一番眼花缭乱的粉墨登场演出之后,人们依赖的“常识”,开始在全社会进一步发酵。很多人最开始并不知道此天才居然能15岁半就开始酝酿构想、16岁开始写,并一气呵成地不用基本上修改地写就并出版了包括中国国学知识、中国美学知识、西方文学知识、中国文革时期产生的朦胧诗知识等庞杂知识面的《三重门》。但人们感到惊诧的是,此“天才”竟然十几年后,仍然不知道姚文元是何许人,会随手写下太多病句,会将美国大使馆搬迁到四川成都。这显然是在客观地公然挑战人们对一个作家形成的基本“常识”认识。 

更滑稽的是,此人不仅仅对中国现代史基本一无所知,还对日本的广岛充满了某种爱恋的情怀。他可能不知道的是,他念念不忘的,竟然是日本人心中的无限的痛。 

从他愤怒的眼神中,不难看出,他完全可以不用知道姚文元到底是谁,干过什么,更不会理会姚文元在他的家乡附近的大城市里都干过什么。但假如不知道“广岛”与歌手莫文蔚有关,与“恋情”有关,则是罪该万死之事了。 

这样本末倒置,只将“广岛”与恋情相关联,而不知姚文元何许人也,只知道莫文蔚,而不知道大使馆与领事馆的区别,只知道张洪量,而不知道“反思”是不能用“犯下的”动词搭配的,就不难令人得出结论,你恐怕也不知道日本还有个长崎,更不知道日本人在谈及广岛与长崎时,到底想到的是莫文蔚,还是其他别的。至于日本人内心的创伤到底有多重,则更不是只能写出“犯下的反思”的句子的你,所不能理解的了。而美国人的“小汤姆”,看来也真没有你威武。 

那么,我只好先把你这个无知小儿放在一边,再谈谈打造你这个“天才”的队伍里的“知识份子”。他们中的有人,此时仍在胡说八道。这一点,我可以理解。比如,其中一位本来很令我敬重人士,最近不顾历史事实,混淆是非地发微博说,给“天才”破例补考也只是一例的事情。我表示万分理解。但我不解的是,你凭什么公然暗示说,当年钱钟书与吴晗被清华大学也破格录取的?这有可比性吗? 

的确,你与韩粉们不同。韩粉打死也整不出这种听上去有着十足的文史知识底蕴力道的话来的。那些粉丝只会从下三路开骂,再返回到身体中部,然后再下去,循环往复,不知疲倦地围绕着人的生殖系统发出一声又一声的野狗似的狂吠。但你不同。你身为知识分子,应该深知钱钟书与吴晗曾被清华大学破格录取的真正原因。你不应该只提他们被破格录取,不及其他。 

钱钟书到底是如何被清华大学破格录取的,你不会不知道的。他的数学的确考的不好,但他的英文考了个满分,国文也考到了相当的水准地步。判卷老师不知如何定夺,于是将卷纸呈递给校长,校长爱才心切,于是拍板。吴晗也属类似。他的数学考的很糟糕,但他的文史卷纸是当时考生中最优秀的。还有,他们都不是补考生,他们的考试过程是公允公正的。两个例子里的关键点,都被你有意地忽略掉了。 

不过,我不想指责你,毕竟那位“天才”是从你的杂志里走出来的么。但我想提醒你的是,你不应该,也不能将那本杂志与清华大学相提并论,这种并列,我以为,会让清华大学师生们感到反感。因为,凭常识而论,所有清华大学的师生,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姚文元是谁,更没有一个人会把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变为大使馆的。那所大学培养的目标,凭常识,我以为肯定不会把“天才”作为锁定目的的,尤其不会把天才最后培养成只会赛车,却连中国现代史的基本知识都没有的“天才”。 

此外,看到很多公知母知们,在面对这种文史知识可怜到令人心酸地步的“天才”时的力挺态度,不禁对这个所谓的知识阶层,产生一阵阵心寒感。全然不顾“常识”的引导,更不管“常识”的基本定义,为了反对而反对,为了支持而支持。唉! 

南方某娱乐周刊又刚刚发了微博,高调宣称下期专访此“天才”。但遗憾的是,专访内容仅仅局限于娱乐内容,至于此“天才”之前采访时表现出来的中国历史知识的混乱思路和张冠李戴,及之后博文中大使馆变成领事馆等常识性错误,又被公知掌控的此娱乐周刊有选择性地忽视掉了。 

但是,全社会的“常识”并不会因为这次的推倒人造偶像过程,而发生改变。它仍然如冷酷的现实,时刻扮演着辨识真假的锐利武器,一如此文开始引用的那句:It is“the basic level of practical knowledge and judgment that we all need to help us live in a reasonable and safe way.”它是人们以理性和安全方式生活所必需的基本水平上的实用知识与判断。 

有人说,这个社会病了。我说,不,这个社会只要承认常识的存在,就没有病。只是部分公知母知们暂时病了。他们是有选择地病了。当有些事情,比如重庆事件,与他们解脱开某种神秘关系之后,他们就会立马病愈。他们会再次使用起常识,头头是道地判断并分析看上去很滑稽的事情。当然,韩粉这时就成了睁眼瞎了。因为他们仍然是韩粉。他们仍然在非常识领域里不知为何地狂吠。

  评论这张
 
阅读(718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