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放博客

文化评论 英语教育 文革研究

 
 
 

日志

 
 

这场“文化真伪大辩论”的伟大历史意义何在?  

2012-03-04 14:1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场“文化真伪大辩论”的伟大历史意义何在? 

张放

 

中国龙年永远都不平凡。1976年,三位中国最高领导者在陨石坠地,唐山大地震中,先后与我们辞别。1988年,整个一年都在酝酿着下一年的那场至今令人不能释怀的大事件。2000年,一场更宽泛意义上的改革浪潮波涛汹涌地在中国大地上展开。   

2012年春节,当人们迎来真正意义上的龙年时。一场文化真伪大辩论,猛然间,在知识分子间,非知识分子间,知识分子与非知识分子间,在人们过节打开电脑,上上网,浏览浏览新闻的不经意间,在一个叫作“微博”的平台上,不,应该准确地说,是在堪称世界上最大互联网社区 —— 中国网络上,猛然间真刀真枪地展开了。  

开始时,是以方舟子、麦田、我和彭晓芸(女)为四大主要成员,向以青年领袖、“80后”代言人韩寒及其身后的团队,发出厉声质疑:韩寒,这个1999开始从《萌芽》新概念大赛中走出来当了近13年的作家,可能是个赝品!  

突然间,整个文化文学界变得瞠目结舌。突然间,整个社会变得不知所措。突然间,无硝烟的战火,在整个互联网上燃烧开来。火势之猛烈,蔓延之迅疾,都属史上前所未有。  

少顷,知识分子与非知识分子们,马上找到了属于自己认同的立场里的代表与人群,大家本能地、急切地站好队并表态。整个场面,突然间,变得十分壮观。真可谓,一次真正全国范围内所有关注此事的知识分子和知识分子,非知识分子与非知识分子间的力量总较量。  

没有人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双方都在主帅旗帜飘扬起时,一次又一次地展开一场又一场智力乃至体力上的争战打斗。一方为方舟子为主的质疑派(被对方蔑称“新文革‘四人帮’”),可惜,这方的主要成员此前彼此从未谋面,更妄谈认识。另一方,则是韩寒及其父亲,以及背后的民营出版商为主要支持者的挺韩派。  

经过一个多月上百万人(有人说过千万人次)的争辩,说理,争吵,说理,谩骂,说理,歇斯底里,再说理,无病呻吟装牛逼装孙子,说理说理再说理,起诉然后撤诉,再到方舟子向韩寒释出橄榄枝,希望他拿出勇气,为自己作品曾有代笔,向全社会公开道歉,再到韩氏父子突然沉默,接着马甲遍地开花,谩骂持续升级升温,直到最近突然冒出百十位“学者”联名上书,试图以围殴方舟子妻子方式,击垮方舟子的理性质疑的钢铁意志,到上海普陀区发出最新信息。更广大的旁观者们,似乎已经从中看到,这场文化真伪大辩论可能带给中国文化界文学界学术界乃至对全社会的强烈冲击力。这种冲击力,可能将改写中国传统传媒与网络传媒在话语权争夺上的最后格局。这种冲击力,可能也正在冲刷着造假成风的中国学界的看上去很美很辉煌的根基。这种冲击力,也可能正在改写着人们攫取信息渠道的习惯。最终,这种冲击力,可能正将最大的传媒机器 —— TV,推入尴尬境地。   

同样,这场文化真伪大辩论所产生出的强大推力,也正在冲刷荡涤着中国整个文化界文学界的人们,整个关注文化文学界的人们,整个非文化文学界的参与者们乃至全社会的人们的心灵世界。本来,一个正常的有常识与理性的社会里,并不需要这种猛烈的冲刷与荡涤。人们也并不需要太多想象力,因为,一切只以常识为基础,以理性为出发点,就可以了。但是,当一个社会出现太多苏丹红,出现太多大头娃娃,出现太多三聚氰胺,出现太多李一,出现太多非常识性、非理性的现象时,那么,我们能不能质问一句:这个社会果然已经放弃常识,逃避理性?它果真已经病入膏肓了吗?这些年来,我们哪个人不都是身临其境亲耳听着身边的人们,发出一声又一声带有自我谴责意味的质问:这次果真是真的吗?这次果真是真的吗?这次果真是真的吗?  

正基于此,我想说:当常识成为这个社会的基本判断力,当理性再次回归,当“偶像”、“神话”、“天才”等成为忽悠的代名词,被人人喊打,当以方舟子式科学精神开始占据全社会的主导地位时,那样的社会,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和谐社会。当未来的某一天里,全社会不再需要方舟子这种人物,来喋喋不休地告诉大家,什么才是常识什么才是理性时,那样的社会,才是一种幸福感指数很高的社会。  

也许,那时人们才能够轻松快乐地生活的同时,将这场曾发生在2012年龙年里的伟大辩论忘却。也许,那时80后90后们都已成含饴弄孙的耄耋老人,在某个龙年欢乐气氛中,想给孩孙们讲古论今,说常识辨理性时,会突然想到,原来这场“文化真伪大辩论”的巨大魅力及巨大历史意义,正在他们的内心世界里发酵呢。  

也许那时的学者们,在研究今天这场“文化真伪大辩论”时,会发出感叹:当时的中国需要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开创新生活,但更需要这种技术支撑的“文化真伪大辩论”。互联网技术,使得信息得以最快速度公开,方舟子们则是借互联网技术这一“钟馗”,将妖魔鬼怪驱走,至少使它们无法继续遁形,更妄谈持续发出妖气,迷惑善良的国人的心智,还一个清新整洁的社会于民众。  

小结:这场文化真伪大辩论,将注定作为中国文化史上迄今为止最大一次公开大辩论,而被载入史册。 祝福所有参与者。大家的角色尽管不同,但都应以参与到中国文化史上最大一次文化真伪大辩论,而感到骄傲与自豪。 

 

————

注: 

老张先说到此,得赶紧修改甚至大改出版公司催要的书稿了,因是文革题材的纪实小说类,外加本人全程参与了此次大论战,感想颇多,也想在书稿中有所反映。关于质疑的50道题目,看开庭结果吧。另会不定时地冒泡或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594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